logo.gif (616 bytes) 烏坵來去

首頁 簡介 專業團隊 法律加油站 健康逍遙遊 聯絡我們

 

 

烏坵來去

文:鍾康治(台北執業律師)

由北區退休陸戰隊人員聯誼會,衍生出來的烏坵會,八月廿九日在台北國軍英雄館七樓舉行第五次餐會。

會中現任烏坵鄉長老蔡一蔡元珍先生,說九月四日有一班船要去烏坵,而且中和市公所由呂芳煙市長率團的四十五人以及民進黨中央黨部的五十人,也要蒞島勞軍。民國六十四、六十五年間奉海軍總部命令,在烏坵擔任軍法組長一年多,離開後,廿七年來一直有重登這個令人懷念老地方的念頭,於是興起與春子同遊的決定。

老蔡亦要同搭此船回去,給我的訊息是九月四日晚上九點在台中清泉崗陸戰隊營區集合,但中和市公所是同日下午六時先行聚餐再搭遊覽車南下,又興起搭便車較為方便的計劃。

但好事多磨,辛樂克颱風偏偏這個時候來到,中和市公所兵役課及老蔡分別告知船班延後開航的消息,這件好事衹好等颱風警報解除再說。

九月八日下午,老蔡突然來電,說船要開了,晚上十一點清泉崗集合,但中和 市公所與民進黨中央黨部因颱風關係決定不去了。問我還去嗎?我說當然要去,同時還要邀請當時的軍郵所所長吳銀泙夫婦一起去。吳被我說動了,決定去,但手續已來不及辦了,於是我們夫婦成為這航次烏坵行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反而來唯一僅有的來賓。

在永和智光商職搭飛狗巴士,兩個小時抵達台中中清站,依老蔡所示,花二百五十元搭計程車準時趕到清泉崗陸戰隊營區大門。

在一家廿四小時超商等候一個多小時,來到營區的烏坵留守處,已是官兵老百姓一百多人黑壓壓在堶惜F。

凌晨二時卅分開來兩部軍用大卡車及軍用巴士,兵坐卡車,我們坐巴士,半小時抵達台中梧棲港,巍峨雄偉的五二六新康號軍艦在港邊等著我們。

軍人集合點名講話,我們是老百姓,圍著老蔡聊天。老蔡送我們兩瓶礦泉水,開車送老蔡來的烏坵鄉代表會主席林榮仁先生也送我們三個山東大饅頭,他買一大堆裝滿一紙箱,託老蔡交給他住在烏坵的外公,因為他外公最喜歡吃這家台北市光復路做的光復饅頭。

三時上船,我們住「下自艙十五室」,四人一間,上下舖,冷氣開放,比阿兵哥擠在一起的帆布吊床好多了。但跟老蔡住的VIP室,獨立套房,有專用衛浴、沙發、辦公桌、明鏡、字畫等,簡直又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漱洗,換上輕鬆衣服,感覺船在搖動,五二六艦已經離開梧棲港,朝著烏坵航行了。

才睡一會兒,天就亮了。可以載運一千六百人的新康軍艦這航次才載一百多人,而春子竟是唯一的女性旅客,真有意思。

航艙內到處空蕩蕩,使用漱洗設備很方便,無須排隊,無時間與用量限制,愛怎麼用就怎麼用。

但不能亂走,船艙通道如迷宮,且處處有旅客禁入的告示,雖然相當好奇,很想一窺堂奧,想想還是自愛點好,自動卻步,與春子走來走去,卻有行不得也的感嘆。

打開後艙鐵門,走到後舺板,風浪大得可怕,四週又無安全欄杆,拍幾張照片留念,自動退到避風處,問一水兵上面舺板怎麼上去,他說禁止旅客上去,我們祇得摸摸鼻子回到如迷宮般的船艙內了。

老蔡是住「上自艙」,與一位陸戰隊上校相鄰,門上印有姓名職銜,老蔡在船上相當受到禮遇,他的官位在烏坵還蠻大。

回房間與同房的人聊天,他說烏坵看到了,打開圓窗果然汪洋中出現一個黑點,但他說起碼還要一個小時才會到。

烏坵到了,看到大坵島了,看到烏坵的陸標-百年燈塔了。

新康艦下錨了,碼頭的接駁小艇載著回台放假的人員先上船,但浪太大,由右舷接駁,衹上來三個人,不行,改由左舷接駁,這個動作足足折騰一個小時,讓大家等得如坐針氈,渡時如年。

中午十二時十分終於順利上岸,踏上烏坵陸地,但馬上又聽到十二時五十分必須上船的廣播。衹有短短四十分鐘,大家自行把握時間了。

艦上女士官陳美姿小姐,第二次來烏坵,但上次沒上岸,這次負有為同僚買烏坵紫菜的任務,與我們一起登上烏坵島,主動替春子揹背包,幫助我們照相,令我們好感動。

先到烏坵鄉公所,看老蔡的鄉長寶座,見到秘書高丹華小姐,在老蔡家午餐,蔡太太親自下廚的炸紫菜、觀音手等,滿滿一桌,因時間太急迫,吃與不吃都不是,最後各夾一口,炸紫菜及觀音手全部打包帶回台灣享用。另外老蔡又包一箱紫菜,一半給我,一半託我帶給他廿七年前的老長官今天差一點也一起來的吳銀泙。濃烈的烏坵情誼,頓時感受到了。

本來老蔡要開一部車帶我們環島一週,時間太短,免了,改用跑的,看以前我辦公的軍法組,現在已變成歸航台在使用,遠眺指揮部及燈塔,仍和以前一樣雄偉。接著走馬看花,看烏坵的西門町-福利站、軍郵局、中正堂、圖書館等,更快步通過烏坵的民房,好像一切變化都不太大,廿七年前景象,依稀全在眼前浮現。美麗的阿珠,當時的烏坵之花,聽說風韻不減當年,老蔡提醒,她正好在我們面前擦身而過,未看到廿七年後的容顏,祇有用想像的去懷念當時她的笑靨。

我在烏坵任職,中共攻佔越南防守的西沙島,這塈麍ㄢ偏堈仆臚@師副師長陳器將軍兼任指揮官。適逢指揮官下令卅六門火炮,連續發射一百八十多發炮彈,火力強大猛烈,令人震撼,中共不敢趁機輕舉妄動。更遇到當時匪幹黃清輝率兩位民兵前來投誠,由政戰處長王守愚上校親自接待,及統一發佈新聞。烏坵位處最前線,每天枕頭下放著上膛槍械,以應付不時之需。夜間查哨,對衛兵需應答三段式口令,衛兵聽不清楚,竟拉保險舉槍,一聲令下機警滾入壕溝以防不測等等。一幕幕烏坵往事,彷如昨日。

連跑帶跳的,趕回碼頭,在現任指揮官王亞洲將軍與老蔡的殷殷揮手道別祝福中,上小艇,接駁到新康艦,仍住原來的住艙,經過八個多小時的海上搖晃,回到梧棲港。

陳美姿士官又適時出現在住艙,對我們噓寒問暖,帶我們去見艦長隋已龍中校及女輔導長李伯英少校,當面致謝讓我們搭乘這艘五二六艦,完成重回烏坵的心願。

回家後,我問春子,還想再去烏坵嗎?她說要。我問不怕坐船嗎?她說不會。

我們還會再回烏坵,因為短短四十分鍾,還沒有看夠烏坵,就像沒有看清楚阿珠的美麗容顏一樣。

回到台北,正好接到烏坵老指揮官陳器將軍與夫人前台北地方法院毛靜文科長雙八十大壽喜帖。時間是九月廿二日中午,地點在高雄市中信大飯店三樓國際廳。由於業務關係無法分身與會,祇好寄上簿禮以表賀忱。

據烏坵會每次必到的副指揮官王鴻鈞上校說,他專程去高雄給陳指揮官拜壽了。當天計有四位陸戰隊司令及廿多位將軍參加,席開廿多桌。冠蓋雲集,八十高壽的陳指揮官夫婦當天又健康又愉快。

謹以拙文記錄我們夫婦的此次烏坵行,不敢說有什麼特別意義,純粹是一趟懷舊之旅而已。並以此文向最敬愛的當時烏坵守備區指揮部指揮官陳器將軍伉儷行最敬禮及拜壽,祝福永遠安康。

(九十一、九、廿五)